亚运精彩还可续写

每场大型赛事的曲终人散,都会在一段时间内令人回味。精彩时光总是短暂的,有时候,非但精彩不再,甚至快乐还有可能转化为怒火。譬如大型体育赛事的场馆处置,有的地方闲置,留给野草与虫子享用;有的地方收门票,公共设施成了纯商业设施;有的地方则直接将体育设施炸掉……

运动员们拿走了奖牌,留下的应当是快乐。但如果对场馆的处置缺乏智慧,快乐难免成为悲剧。今年6月3日,沈阳绿岛体育中心被爆破拆除,原因是使用率低,无资金维系,该体育中心建设投入8亿元,使用寿命仅9年余。5年前,沈阳还炸掉了著名的见证国足世界杯出线的五里河体育场。在南京,为2005年十运会耗资3000万元建成的皮划艇激流回旋赛场,在盛会闭幕后仅短暂开放数月,之后一直闲置。在北京,奥运游泳馆水立方仅去年一年就亏损1000多万元。鸟巢、水立方等这些奥运场馆在赛后主要以门票收入支撑,但这一收入来源随着奥运热潮淡去而逐年减少。

场馆无论闲置、炸毁,还是财政维系,都是巨大浪费。国外在这方面也有不少惨痛教训。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堪称典型。该届奥运会的财政亏空高达10多亿美元,原因在于奥运场馆不但不能创造财富,反而要继续烧钱维护。可怜的蒙特利尔市纳税人花了30余年的光阴,才还清这笔巨额债务。

那么烧钱行为是否可以避免,甚至转变为赚钱行为?不妨也看看一些成功经验。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后,场馆交给商业机构运营,几乎每个场馆都得到了有效利用。奥运主会场则交给了当地棒球队运营。有统计称,亚特兰大奥运体育场在赛后每周使用频率约1~2次,基本没有空置。

我比较欣赏的,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体育场馆运营模式。早在1989年,该市就专为体育场馆的运营成立了公司,利用场馆开展体育比赛、音乐会、家庭会、演讲、商业推广活动等,实现了经济效益与社会公益的统一。在1989年奥运开幕前,到2003年,场馆的运营和维护一直不需要市政府的任何补贴。

国内也有可供借鉴的经验。比如上海虹口体育场,1994年率先进行市场化与产业化改革,摆脱了财政“包养”局面。但是,高度市场化也有些弊端,比如过于追求经济利益,忽视了公众的公共福利。目前来看,巴塞罗那模式最恰当。

话题转向前年闭幕的广州亚运会。亚运会的精彩,使海心沙这个寂寂无名的小岛一夜成名。但是亚运主会场也同样被许多问题困扰着,特别是亚运公园收30元门票的经营模式,备受争议。现在,事情出现了转机。6月12日,在“海心沙场馆赛后运营新对策座谈会”上,广州新中轴建设公司公布了发展规划,规划原则是:公益优先兼顾经济。座谈会上,关于在海心沙建“时尚港”的方案,比较符合公益与经济并举原则。根据该方案,海心沙可打造成时尚产品上市点、品牌信息的首发地。依托这一定位,海心沙可实现持续50年的免费开放。

不管怎么说,后亚运时代的精彩仍有很大的续写空间。整合国内外成功经验,取长补短,相信科学的商业模式还能创造“冠军”,届时,政府、市民与企业,都是胜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