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周高论(20120607)】“孝子杀母”案折射安乐死困境

(原文摘编)外界高度关注的“孝子杀母”案,日前一审宣判。事情很简单:母亲瘫痪多年,邓某事母甚孝;母亲不堪病痛,邓某助母自杀。广州市番禺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邓明建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。孝子杀母,有罪无罪,法律和社会自有公断。倒是本案折射出安乐死应否合法化,如何化解安乐死负面效应,值得思考。

纵观各国安乐死合法化之路,无不颠簸蹒跚。1934年,英国希尔夫人,因忧心31岁低能儿子的未来而用煤气毒杀之。一审判决死刑,舆论同情之下,二审改处缓刑。次年英国社会名流,发起法案,但遭到教会抵制而不了了之。

1974年,一位美国姑娘因服食过量毒品而失去自主呼吸能力。父母希望停用呼吸器。医生拒绝,他们向州法院上诉。法官判决:“虽然病人的确是在死亡边缘,但绝没有足够的人道动机,使剥夺生命合法化。”

安乐死合法化,事关重大,法律不敢轻易放行。退而求其次,司法为实施安乐死的医生除罪化,遂提上议事日程。世界上最早对安乐死进行除罪化处理的,当属日本。1950年,领风气之先的东京地方法院,判决中提出:为了解除患者躯体剧烈痛苦,不得已侵害其生命的行为,属于刑法上紧急避险,不应受到司法追究。

1962年,名古屋高等法院在审理儿子对瘫痪在床、痛苦不堪的父亲实施安乐死案件时,明确安乐死正当化,须具备六大要件:根据现代医学知识和技术,患者患上不治之症;濒临死亡的患者,遭受不堪忍受痛苦,惨不忍睹;执行目的,仅限于缓和患者痛苦;患者意识清楚、明确表达同意;在不存在特殊情况时,必须由医师实行;执行方法,具有伦理妥当性。

放眼世界,安乐死合法化国家,不过荷兰与比利时两国,屈指可数。有人认为安乐死有利于节约稀缺医疗资源,减轻患者及其家人经济负担。不过,一旦安乐死全面合法化,恐遭滥用。生死事大,焉能不慎?当下的中国,断不宜贸然推行安乐死合法化,否则后患必多。

【推荐理由】随着中国社会越来越富裕,许多以前从来没有思考和关注的议题正受到学界与公众的重视,如可不可以虐杀动物的动物伦理问题、环保问题和安乐死等。这些问题中的许多,很难说有标准答案,但思考问题、追寻答案的过程本身,显然要比有没有标准答案、标准答案是什么更重要,因为这充分反映了一个社会文明程度和理性能力的提高。古人说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,是非常有道理的。期待国人对这些问题能有广泛而深入的讨论,及早走出言必称西方的阶段,对人类文明做出应有的贡献。

网络编辑:小碧责任编辑:陈斌 实习生 傅晨琦

清明时节说孝道

形式上的轰轰烈烈,形式上的庄重肃穆,形式上的尽孝尽忠,这种活人玩给活人看的一种“游戏...

临终关怀,快点到乡村

在台湾、香港,每所医院都设有临终关怀,且已把服务扩展至非癌症病人。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...